主页 > 产品展示 >

文学展示生存的困境与苦难

时间:2017-12-31 15:22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但是每一个作家都这样写作的时候,我想我们的文学显得非常简单非常的单调。我们其实是希望有非常多的写的不像村上、卡佛的小说出来的。在这个时候我们发现,在世界上所有的伟大的短篇小说中,博尔赫斯完成了这一点,
 
提问:我一个朋友前一阵看了《受活》,她觉得很痛苦,她说你写的太过分了。你怎么看待她说的这个过分呢?就个人来说,我还是非常崇尚的,最终小说达到的是对人的生命进行洞察和了解,为什么不可以像博尔赫斯这样去写作,而写出人最大的困境呢?
 
第一,我没有能力像他那样把语言写的那么简单。第二,没有能力用一个字、一个词把省略的东西抽象的放到中间去,他谈论时间,他谈论玄学,他谈论谜语,都是那么一两句话。我们却完全没有极简的能力。所以我想喜欢他也好,不喜欢他也好,
 
“苦咖啡文学的写法是从十世纪向19世纪回撤”,“《南方》里的每一句话都在带动情节的前进”……这不愧是真正的文学课堂,讨论的是具体的文学技巧和现象,是以作品现身说法的文学史。脱离理论和学术的包袱,这或许就是作家胜于学院派的地方。
 
“苦咖啡文学”是阎连科对当下中国文坛风向的判断。“咖啡再苦也是咖啡,有一点冷酷,有一点人性,到最后一定是甜美。我也不是说这种文学不好,但是它现在太多了。”毫无疑问,阎连科对待文学的姿态里有激情和崇高,就如他自己所言,有“老一代作家”
 
对“民族”、“命运”、“兴亡”这些文学阐释辉煌主题的无比尊敬和渴望。然而在这他是唯一一位给我们人类世界提供了完全不一样的小说的小说,这是第一点。个“佛系”当道的年代,文学展示生存的困境与苦难,这是否是一个已经远去的使命呢?亦或是生存困境的本身已经发生了转移?
 
阎连科:我们现在的文学充满着希望,充满着可能性。刚才我们说的那些东西,我觉得它不是不好,而是太多。我们说的苦咖啡文学,不是不好,而是太多,这是第一。第二,《北京折叠》也好,其他也好,恰恰是因为我们太多作家关注咖啡馆里,
 
提问:阎老师你好,我想向您讨教一下,您认为当代文学中有哪些作品能够流传百世?我们中国的文学还需要什么样的环境,才能给后世留下经典的作品和作家?而没有在咖啡馆以外写作,没有对咖啡馆以外的人生存的幻想。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