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行业咨询 >

丰富性确实超过现代文学

时间:2017-12-31 15:20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所以我想关于方言,如果一个作家一生都用方言也是非常单调的。如果一个作家一生不用方言,那写作也是非常单调的。所以我在写作中不断用方言写作,但可能是一个字,一个词,但是《受活》完全用河南方言,甚至我发现河南方言如此丰富还不够用,
 
你还自己创造了很多方言,这种创造方言我想恰恰也是一个作家的语言功底。我希望一个作家或多或少都尝试用方言写作一次,包括我们说上海的《繁华》,如果不是上海的方言,这个小说能有今天的境遇吗?这个小说的艺术性会大大折扣,我们需要想这个问题。
 
这个作家为什么能让所有的人都去谈论他,乃至于喜欢他,是他给我们成功的提供了小说的另一种可能性:小说完全可以不写生命。现实主义的这些东西都可以被博尔赫斯推翻掉,说到底博尔赫斯一点不爱人间,他的小说几乎没有人间这个东西。这是非常了不得的。
 
他给我们开掘了一个小说的另外一个层面的东西,不管后来者有没有继承,不管意大利的卡尔维诺对他有多么的喜欢,至少有一点,他告诉我们小说在我们的人间烟火之外是有另外一个领域的。写出什么样的文学,那是上天的事情。
 
《南方》又讲到了梦,他讲到在火车上做梦,但没有醒过来,不是没有醒过来,没有交代。但后面的故事越来越让我们怀疑,最后我们会怀疑《南方》这个小说到底是一篇真实的小说,所以我想我们判断今天的文学,只要说能给作家一个想象的空间,
 
但是对于当代文学,我还是觉得当代文学在丰富性上确实不比现代文学差,但你一定别说你比鲁迅伟大,他比鲁迅伟大,没有人比鲁迅伟大。尤其短篇小说,没有人比鲁迅也的好。但是我们的小说丰富性确实超过现代文学。
 
我们能说它不是小说吗?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它,恰恰是因为他给我们提供了另外一个写作的可能性,那些不像小说的小说才是今天我们的文学特别渴望的东西,否则我们就一定会走到卡佛这样一个路子里,这没有什么不好,有这样的作家我们才有在座的非常多的读者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